FBEC 2019暨第四届金陀螺奖

海外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发布时间:2018-08-31  |  标签:         

文 | VR陀螺 案山子

近日,推出了“人工智障”爱酱(キズナアイ)等Vtuber(虚拟偶像)支援计划[upd8]的日本公司Activ8,获得了来自Gumi等投资机构的6亿日元(约3700多万元人民币)融资。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而就在8天前,运营アマリリス組等虚拟偶像日本株式会社BitStar刚刚获得13亿日元(约80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

不止是融资,在日本,每天关于虚拟偶像的消息层出不穷,诸如某大厂入局、新虚拟偶像登场、某角色Vtuber化……虚拟偶像已然成为了日本的新风口,资本、大厂、创业公司、个人都在疯狂涌入。


疯狂融资、疯狂入局,风口上的虚拟偶像们

Vtuber,Virtual Youtuber的简称,指Youtube平台上的虚拟偶像,不过这个界限在逐渐模糊。

去年年底,虚拟偶像四天王——爱酱、輝夜月、MIRAI AKARI&SHIRO以及萝莉狐娘成功引爆了虚拟偶像的热潮;其中人气最高的爱酱,在Youtube频道中的粉丝将近300万,单平台总播放量过亿,单个视频播放量从几十万到数百万不等。

随之而来的是,日本厂商犹如疯了一般,大企业、创业公司、个人都“加入”了虚拟偶像的大潮之中。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中的半年之间,日本的虚拟偶像数量骤增至4000人以上。根据Cyber-Agent的数据,日本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规模在2017年为219亿日元(12.7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16年增长2.2倍。2017年12月虚拟偶像Top50频道登陆人数为162万人,而在18年6月这一数字翻了5倍达到825万人,全部的虚拟偶像频道关注人数合计已经达到1089万人。且仍处在快速增长的趋势。

与频道关注数推移的趋势一样,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6月虚拟偶像的视频播放量激增,从去年12月2亿4900万次,到2018年6月达到了6亿4000万次。全体虚拟偶像总播放量为6亿9000万次。

从一开始的爱酱,到现在日本国内的大小企业积极推出虚拟偶像的形象,2018年也被一些媒体称为日本虚拟偶像的“元年”。

而“元年”并不只是体现在虚拟偶像的数量上,也体现在资本、入局企业以及由虚拟偶像带动的各个产业。

首先是资本,近期短短10天之内,就出现了2起高额融资。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今年5月,Activ8推出针对以爱酱为首的虚拟偶像们的支援计划,这个计划名为upd8,爱酱、東雲めぐ、小山内めい、おめがシスターズ、つのはねあかぎ等都加入了这个计划。3个多月之后,Activ8就成功融到6亿日元(约3700多万元人民币),而投资方gumi正是看到了虚拟偶像的疯狂发展才决定出资。

另一家公司BitStar,其实是一家市场营销公司,不过在今年5月也正式推出2D 虚拟偶像组合“アマリリス組”,这个组合由11名成员构成,其特征不只是在Youtube上直播,还会在一些社交软件上进行互动。

而除了2D 虚拟偶像之外,BitStar还在计划制作「リオネル」や「リリー」等3D版的虚拟偶像。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同样也是在3个多月的时间内,其凭借虚拟偶像的布局成功通过第三方增资成功融得13亿日元(约8000万元人民币),投资方包括Global Brain 6号投资事业有限责任公司、ABC Dream Fund 1号投资事业有限责任公司、COLOPL NEXT 6号基金投资事业公司、GREE旗下Wright Flyer Live Entertainment、INTAGE Open Innovation投资事业有限责任公司、Makers Fund LP、朝日新闻社、名古屋电视台投资等。

从BitStar的投资方来看,其涵盖了各个行业,电视台、新闻报社、游戏公司等都在这个领域投入。

今年6月份,推出了时乃空虚拟偶像的日本公司COVER也成功融资2亿日元(约1225万元人民币),去年8月份,COVER还曾经融得3000万日元(约183万元人民币)。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而除了这些公司之外,日本娱乐经纪公司爱贝克思集团(Avex Group,以娱乐文化产业及旗下滨崎步为首的娱乐人物闻名)、角川(KADOKAWA)、游戏公司DeNA、GREE、万代等大公司都纷纷参与进来,甚至连ROHTO制药公司、茨城县都扎到了风口中。

就在不久前,开发了《最终幻想》系列的游戏大厂SQUARE ENIX也推出了虚拟偶像组合GEMS COMPANY,比较有意思的是,虽然是一个团体,但是其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单独在Youtube上活动,频道各异,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交点。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北斗神拳》的35周年特别计划中,其中的知名角色也被“虚拟偶像化”。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就连Kitty猫都来凑热闹要虚拟偶像化,开设了HELLO KITTY CHANNEL。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同时,虚拟偶像也带动了周边的一些配套软件、平台,如日本社交巨头LINE联合ZIG推出了虚拟主播的挖掘、培养计划;GREE则不仅成立了专门的事业部,而且还计划将其作为支柱产业投入100亿日元来推动,目前其推出了虚拟偶像的平台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包括一些手机端的虚拟偶像直播平台Mirrativ,虚拟偶像的制作工具Vkatsu,虚拟偶像视频/留言监控的相关服务商等等,甚至还出现了虚拟偶像的选秀节目“VER.”。VR法人HIKKY主办的这次选秀节目,设置了1000万日元的奖金。


大潮之下,其实都只是蹭风口

虽然看着虚拟偶像如此多都发布了虚拟偶像的相关消息,然而,真正将其作为事业在做的企业却屈指可数。据了解,4000多个虚拟偶像,其中可能9成都是个人,企业只占到1成。

COVER创始人谷乡元昭称,现在专门做虚拟偶像的公司几乎只有有Activ8、ICHIKARA、COVER、mikai(カガヤキスターズ)等少数几家,而且很多都是初创公司。

Activ8主要做MCN,模式和真人的Youtuber差不多,主要业务为广告、频道之间的相互导流等。

ICHIKARA则是2017年5月成立的新公司,专门运营虚拟偶像,推出了“にじさんじプロジェクト(暂译:二三时计划)”,其中包含にじさんじSEEDS、にじさんじGamers等,共计38名虚拟偶像成员。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にじさんじSEEDS

COVER除了推出了多名虚拟偶像之外,其还开发了虚拟偶像的直播APP“Holo Live”,可以通过手机上的摄像头识别人的表情,直接在手机端进行直播。据悉,这个应用还将上线PC版以及适用于HTC Vive的版本。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除了这些初创公司之外,GREE则是大厂中投入最大的一家,其成立了株式会社Wright Flyer Live Entertainment,专门用于虚拟偶像的挖掘和培养,以及动画节目的策划、制作、发行。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虽然有如此多的公司做虚拟偶像,但实际上据谷乡元昭称,虚拟偶像的盈利性实际上并不高,现在入局的很多都是娱乐公司和游戏公司,娱乐公司实际上是不得不参与,因为这个是现在的风口所在,而且这也可以作为公司的宣传手段之一,动漫、游戏也是如此,将其中的角色虚拟偶像化,可以以此来做一些游戏、动漫相关的宣传推广。

在虚拟偶像的盈利上,据称目前最主要是两种,一种是3D视频投稿,其盈利模式主要是靠广告;另一种是2D直播,主要靠用户打赏。

之前陀螺君也曾经报道过虚拟偶像的相关的收入,据Youtube Ranking估算,爱酱在Youtube上的广告月收入达到280万日元,年收超过3000万日元(约180万元人民币),不包括其他粉丝赠送礼物、营销等收入。这样的收入对于个人来说还好,如果是企业运作的话是远远不够的。


二八效应明显,虚拟偶像持续发展所面临的问题

“虚拟偶像还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曾经有投资人如此评价虚拟偶像。

对于虚拟偶像目前所出现的问题,包括未来,在7月份举办的“首届虚拟偶像峰会”中,Tokyo Otaku Mode的联合创始人龟井智英、HAYAOKI的社长高田顺司、Activ8株式会社的社长大坂武史、虚拟偶像辉夜月的开发者AO、COVER创始人谷乡元昭等针对虚拟偶像进行了讨论。

目前做虚拟偶像的人大部分为个人,有些人是为了赚钱,有人是为了出名,也有人纯粹对新的技术好奇,也有人只是喜欢化身为虚拟角色的快感,不论是处于何种目的,加入虚拟偶像的人越来越多是个事实,而且还在持续增长。

由于虚拟偶像的门槛太低,最简单的几乎只需要一台手机就可以直播,高端一些的会购买全身动捕设备以及比较专业的面部识别设备来做,但是显然个人很多都不会选择这种高成本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4000多个虚拟偶像中,真正质量高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目前看来,实际上市场已经出现饱和,虚拟偶像现在的主要用户层为OTAKU,也就是所谓的宅系,原本就是一个细分的用户群体,加上其平台在于Youtube和Twitter上,自然阻断了中国这个十多亿人的大市场。所以现在人气最高的虚拟偶像的粉丝也不过300多万而已。

资本蜂拥而至,风口上的虚拟偶像,其实暗潮涌动

而二八效应在虚拟偶像的粉丝分布上也非常明显,大家都在争抢更多的粉丝,但是粉丝基本都聚集在头部的几个知名的角色身上,从第10名开始,粉丝就只有十几万而已。

这样的情况也就意味着,实际上只有头部的几名角色能够盈利,其他的根本就没有粉丝也没有收入,这个数量占了绝大部分。在其看来,现在的虚拟偶像就像当初的NICONICO(日本UGC视频网站)的黎明期,后期创作者们逐渐离开这个平台,出现了空洞化现象。

时间越长,当这群人对虚拟偶像失去兴趣,虚拟偶像或许也就真的成为昙花一现,难以长期作为产业发展下去。

在拓宽用户群的方法上,其探讨了几种方式,出海做本地化、和其他行业联动。

首先是出海,考虑到文化、语言的差异,实际上要执行起来也并不容易,而且直播这种形式还难以做实时翻译。陀螺君发现现在也有一些日本的声优、艺人在中国开直播间,直接用日语交流,其一般会选择B站这种契合度比较高的网站,效果并不差,但是用户也绝对没有到很高的量级。

而联动方面,现在虚拟偶像和电视台、综艺节目、音乐出版包括一些IP联动等均有相关的合作,在其看来,相对于电视节目,音乐出版更适合虚拟偶像发展,电视节目的条条框框太多,双方很难融合,AO直接表态对于没有编辑权限的媒体和电视台节目是绝对不会参与的;音乐出版则相对来说自由度更高一些。

在IP联动方面,使用IP来提升用户量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式,不过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拥有IP版权自身来做并没有问题;而如果是和强IP来联动,借助对方的人气来提高自身的用户的情况下,一方面是来自IP自身的束缚,IP是把双刃剑,在直播这样的形式中很难把控;而蹭IP的一方,如果没有持续的动力提升的话就毫无意义,被消耗的IP方也会觉得很痛苦,很难长期合作下去。

相对而言,其更希望有影响力的制作人加入进来,比如AKB48之父秋元康如果带着AKB48进入,虚拟偶像将出现量级的飞跃,但如此一来,也会成为现有的虚拟偶像们的巨大威胁。

在日本,这股风还在持续吹着,只是,能否长久下去,最后会是什么样的形态,且行且看。

关注微信公众号:VR陀螺(vrtuoluo),定时推送,VR/AR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