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2018

VR影视

Oculus VR电影元老Saatchi:VR电影不是,AR/VR伴侣才是讲好故事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8-01-26  |  标签:            

编译| VR陀螺 胖刘

作为Oculus Story Studio的联合创始成员之一,爱德华·萨奇(Edward Saatchi)已经花费数年时间探索使故事叙事技巧更加沉浸化。但是出人意料的是,Edward Saatchi和前Oculus Story Studio团队的主要成员在上周的圣丹斯电影节上宣布了他们的新公司Fable Studio之后,Edward Saatchi就透露出了关于VR电影未来的惊人观点:讲故事的未来并不在VR电影这里。

Oculus VR电影元老Saatchi:VR电影不是,AR/VR伴侣才是讲好故事的未来

对于这个将自己大半辈子都奉献到用于挖掘VR讲故事潜力的人来说,这个观点既奇怪又有趣。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Saatchi要放弃VR了,Saatchi转而相信AR/VR在设计逼真虚拟角色方面更具潜力,想象一下,有这样一位能够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变得更加懂你和家人的AR/VR伴侣。

现在我们试图开始实现这个目标,就从我们新工作室Fable Studio的新项目《Wolves in the Walls》中的VR形象Lucy开始。Lucy能够自然得与你互动,比如,她可以在跟你的对话过程中感应你所在位置并作出反应。她还能记住你做过的事情并提醒你下一步计划。

《Wolves in the Walls》已经历经多年开发时间(Story Studio留下的最后一个尚未完成的项目),但是在讲故事方面还是用的相当传统的VR叙事方式。玩家扮演的角色是一位Lucy想象中的朋友,但还是以参与故事主线的形式来体验整个故事。对Saatchi而言,《Wolves in the Walls》中的Lucy角色就是他迈向打造出理想VR/AR伴侣目标的第一步。

“我们的新工作室完全不能归类成一家VR电影工作室了,而是一家专注于解决真正的技术和VR交互难题从而打造出一位真正的交互VR伴侣的工作室了。”Saatchi透露道,“我们应该专注于打造这样一位看起来栩栩如生的Lucy角色,而不是冰冷得去打造一项技术,那种观点完全错误。”简单的说,Saatchi认为应该更多关注开发这样真实的VR/AR角色,而不是去不断更新古老的游戏引擎。

Saatchi招募的设计师都来自从他最喜爱的互动类游戏开发公司,包括参与设计《生化奇兵:无限》中伊丽莎白这个角色的设计师们,以及《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和被砍掉但野心十足的斯皮尔伯格项目《LMNO》中的Ellie本人。他同时还挖来了同在《LMNO》中担任设计师和因开发开创性游戏《System Shock》而闻名的Doug Church作为旗下顾问。

“在原Oculus Story Studio中从一开始就让我们不再一心的原因就是,Oculus Story Studio的主导者们都是电子游戏和叙事类游戏的狂热爱好者,而非VR电影爱好者。”Saatchi补充说道,“我认为现在有不少VR工作室仍旧被非游戏爱好者掌控着。我从5岁就开始玩叙事类游戏了...当我们创立Oculus Story Studio时,那个时间点处于VR影院,叙述情节类游戏和电影院等的交叉节点上...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对VR游戏有良好理解的朋友。”

现在从许多方面来看,如今的VR电影制作发展过程也类似于传统电影早期阶段那样。VR电影导演们在一开始也是企图复制传统电影制作的经验,因此他们假设观众们坐在前排那样,将镜头放低达成类似效果来拍摄VR电影。这也花费了艺术家们一段时间来真正理解电影语言—剪辑和创意拍摄镜头摆放。同样的,Saatchi认为如今的很多VR电影制作者还是在试图复制以往传统电影走过的路。360度电影的确比2D电影沉浸多了,但制作者们还是遵循着以前的老规则,走老路。更具交互性的VR体验内容则才能反映出来VR制作者们到底对VR交互电影了解有多少,而不是啃老本。

“四年前的我们接触到VR电影的情形就像...你看这就是VR影院和叙事类游戏!”Saatchi回忆道,“我们就这样在迷茫中开始了第一部VR电影《Henry》的制作,我们还凭借它获得了史上第一项艾美奖(VR类)。我们还利用自家专业VR绘图应用,打造出来首部在VR中制作的VR电影《Dear Angelica》。“现在来看,在当时游戏发展的早期阶段,大家也只是认为自己在打造游戏内容,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构建游戏引擎,正如我们用自家VR画画工具制作《Dear Angelica》VR电影那样,其实我们就是在打造一款VR“引擎”。

Saatchi补充说,“实话说,四年前我们能想象到的叙事类VR影片的未来样子,就是现在我们打造出来的拥有善解人意的Lucy角色的VR体验《Wolves in the Walls》这样。然而现在我们已经接近做到这样了,现在我又不认为这会是VR电影的未来了。”

相反,Saatchi在设想可以通过微软HoloLens和Magic Leap's One这样的AR眼镜上来目睹“跨平台互动角色”。他想象了这样一个场景,自己下班回家后发现孩子们正在被一名担任看护者角色的AR人物引导着来阅读故事。当我们想看电视了,这名AR人就会同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并在屏幕上投射出来我们想看的节目。Saatchi将这个AR人比作《银翼杀手2049》里面的Joi那样,它虽然没有那么“神志清楚”,但是足够与你进行真实互动交流了。

“我可以想象到的不是《少数派报告》也不是借助HoloLens眼镜,而是一个只存在图形交互界面GUI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的空间世界。它是空间的,3D的。所以,我们该如何从这个3D世界中获取信息呢?当然不是被鼠标,键盘和触摸屏束缚,而是通过GUI ,借助更像语音助手Alexa和Siri那样的互动角色来从这个空间世界获取所需信息。”

他还拿斯派克·琼斯一部科幻爱情片《她》为例,男主对主导AI发展并无兴趣,反而爱上了斯嘉丽·约翰逊配音的颇具“忧郁美”的AI角色。令人惊讶的是,Saatchi对在我们有生之年出现“完美”AI是持怀疑态度的。相反,他很迷恋玩游戏时候发现几个抄袭电影镜头而成的丑恶角色,因为那样更让人感到出人意料。与这样几个颠覆观念的角色互动,比戴上VR头显完全与世界隔离,只与VR世界中的角色进行交互显得更加“无缝”多了。尽管作为一名VR从业者,但是在他的观点里,戴着VR头显还是很让人“压力山大”的。

“作为一名故事讲述者,当我们开始进行项目创作的时候,我将自己放在作家的位置上,而不是自己去为电影或是19分钟的电视节目制作剧本那样的位置上,”他说道,要把自己当成一名作家在创造一个角色。就像《银翼杀手2049》团队在创作Joi这样的角色那样,必须花费大量的精力在为它创作故事,记忆以及轶事,因此你会感觉到这是一个如同人类一般(还有点脆弱)的鲜活角色。我认为这才是故事讲述者该关注的最有趣的地方。

当然,想让这个愿景成为现实,我们需要性价比和功能足够的AR/VR眼镜。似乎我们就要接近这个未来了,但实际上让每个人都负担的起AR眼镜还需要在等上一段时间。

关于未来,Saatchi把现在《The Wolves》的Lucy视为1.0版本,下一步目标就是打造出能够识别和与多人互动的AR版本Lucy,Fable Studio工作室也会同步进化:他们将在脑海中不断演示过于野心勃勃的叙事实验导致的失败情形,并从中汲取教训。毕竟没人愿意重蹈Peter Molyneaux《Milo》项目的覆辙。

(原文连接:https://www.engadget.com/2018/01/24/edward-saatchi-vr-interview/)

关注微信公众号:VR陀螺(vrtuoluo),定时推送,VR/AR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分享到: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