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未来商业生态链接大会暨第三届金陀螺奖颁奖盛典

AR|硬件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发布时间:2018-08-10  |  标签:      

文/VR陀螺 ZJ

在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8月8日8时8分,炒作了好几年、钓了无数人胃口的Magic Leap one终于正式发售了。这款烧了近23亿美元的产品究竟怎么样?

正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然而在一轮外媒的评论过后,大部分的论调却都是失望的。


体验不如预期?

Magic Leap在其官网上公布了Magic Leap one的详细参数。

Magic Leap One Lightpack规格:

●CPU:英伟达Parker SOC;2个Denver 2.0 64位内核+ 4个ARM Cortex A57 64位内核(应用程序可用2个A57和1个Denver)

●GPU:英伟达Pascal;256个CUDA内核;;

●图形API:OpenGL 4.5,Vulkan,OpenGL ES 3.3+

●内存 :8 GB

●存储容量 :128 GB(实际可用存储容量95GB)

●功率 :内置可充电锂离子电池;连续使用长达3小时;续航能力根据使用情况而有所不同;45瓦USB-C PD充电器

●连接:蓝牙4.2, WiFi 802.11ac/b/g/n, USB-C

Magic Leap One Lightwear规格:

●音频输出 :板载扬声器和3.5mm插孔,带音频空间化处理

●音频输入 :语音(语音到文本)+现实世界音频(环境)

Magic Leap One Control规格:

●触觉 :LRA触觉设备

●追踪 :6DoF(位置和方向)

●触控板 :触摸敏感

●LED:带扩散器的12-LED(RGB)环

●功率 :内置可充电锂离子电池;连续使用长达7.5小时;15瓦USB-C充电器

●其他输入:8位分辨率Trigger Button;Digital Bumper Button;Digital Home Button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在体验上,陀螺君从国内某位体验过Magic leap One的行业伙伴的口中了解到,其表示就体验来说,One比现在的HoloLens效果要好一些,但绝对不是革命性的变化,唯一困惑的就是戴眼镜的话没法使用。而据陀螺君了解,Magic Leap将额外出售有度数的内置镜片,但如果你的视力情况比较复杂,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戴上隐形眼镜。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外媒The verge的记者说道:“实际上,我通过Magic Leap One看到的恐龙确实是三维的,我通过Magic Leap One看到的恐龙看起来真的是三维立体的,但当我接近它的时候,它就开始碎片化。当有人从它后面走过时,我甚至能看到那个人。我的AR头显没有考虑到相对距离,所以无论距离有多近,都不可能有人走在恐龙前面。它仍然是一个迷人的,奇妙的幻觉,也许是我在这些头显产品中看到的最好的,并且比通过iPhone屏幕观看的AR模型更酷。但这并不是Magic Leap多年来所提到的那种革命性(或彻头彻尾的神奇)进步。这是我之前尝试过的更好的版本,而且这款产品仍然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项目。”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在最开始,Magic Leap 宣称Magic Leap One将采用光纤扫描光场显示技术,该技术使用一组致动光纤来扫描输出远大于其数值孔径的图像。这就像老式的显像管电视。只不过不是扫描输出电子到荧幕来激发荧光粉发光,而是直接扫描输出光。扫描是通过压电致动器来实现的。扫描频率保持在大约几十 kHz。但实际图像刷新率并没有那么高。因为需要多次扫描(专利里面举例如 250 次)才生成一整幅图像。

据Magic Leap在今年公布的专利US2018/0052277中,全部20条权利要求自始至终都围绕着平面光波导来处理近眼显示系统的光学问题,而并未使用之前的光纤扫描光场显示技术。而专利中的描述和图片表达与Microsoft对HoloLens的技术专利US9372347中的表述极其相似。这说明Magic Leap最终还是选择了与微软HoloLens一样的方案,即衍射波导。虽然Magic Leap仍然表示光纤扫描可能会在未来某一天实现。

对于Magic Leap One,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款产品感觉像是个赶工交差的版本。他说道:“感觉是工程机出来后没怎么修改就很快定型了,就像这些LED灯,明明可以做的不进入人眼视野,做的更隐蔽。”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这么看来,难免不让人联想到Magic Leap One是迫于资本压力才推出的产品。

目前为止,Magic Leap已经融到了D轮,总计超23亿美元的资金。投资方包括谷歌、高通、阿里巴巴、摩根大通等多家世界知名公司以及机构。就在今年7月,Magic Leap还宣布获美国电信运营商AT&T的投资,双方将在线下零售方面展开合作。而在拿了这么多钱之后还一再跳票,再加上保密措施又及其严密,在看不到产品的情况下市场上不由得出现了很多负面声音。在这重重压力之下,Magic Leap不得不尽快推出产品。

从Magic Leap所邀请的8家外媒体验和测评上看来,Magic Leap One所表现出的效果也是有些差强人意,多家媒体都给出了较为负面的评价。外媒MotherBoard甚至给出了“Magic Leap was full of shit”的评价。The verge的记者还表示,Magic Leap对其独特的超先进光场技术进行了描述之后,它给人的感觉与HoloLens没什么明显的不同。HoloLens是两年前发布的,但Magic Leap的光电芯片在效果上并没有呈现出多大的不同,这很难相信Magic Leap正在做其他公司无法复制的事情。


目标定位C端用户?

Magic Leap这个神秘的创业公司,在几乎完全保密的状态下开发了7年才终于推出了这款产品,他们希望它能代替手机、电脑以及我们所能用到的所有高科技屏幕。然而在尝试之后,大部分体验者们都表示虽然产品很好,实际效果却并没有他们炒作的那样神乎其神。

Magic Leap称自己为“空间计算”公司,但实际上它的产品呈现的效果就是被大多数人称为AR或MR的东西,即投射到三维空间中的类似于全息图一样的物体。其效果看起来可能也就比微软HoloLens好上了那么一些。

不过微软HoloLens将目标放在了B端用户上,并提供工业以及更专业的用途。而Magic Leap在其目标用户群的定位上似乎与微软的HoloLens不同。Magic Leap有着更雄心勃勃的目标,它把目标瞄准到C端用户身上,希望能为日常计算构建出更富未来主义的MR眼镜,同时还有着击败苹果和Facebook的野心。Abovitz说道:“我们希望人们意识到这就是计算应该是的样子,而不是笔记本电脑,不是手机,不是电视。”

而从其推出的内容来看,目前,Magic Leap官方放出的应用共有5款,分别是:《Tonandi》《Create》、《Invaders》、《Social》、《Helio》。其中《Tonandi》是一款由冰岛后摇乐队SigurRós与Magic Leap合作推出的创意应用,通过触摸各种漫游的生物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推荐阅读:Magic Leap产品体验首遭曝光!看完后,我沉默了……

而《Create》则是一款用于创作的应用,类似于VR中的绘画应用,这款应用可适用于教育方面。《Invaders》是一款与维塔工作室合作的射击类游戏。《Social》则是一款社交应用,可实现多人MR场景交互,支持多人共存。最后一款《Helio》则是一款能够将3D对象放置于现实世界中的应用,这对电商或者艺术创造者来说可能会比较有帮助。

此外,CNBC的记者还体验了一款NBA观赛APP,在体验过程中可以将 LeBron James的视频剪辑放在房间的墙上,并可以将得分情景进行三维渲染。但这个三维渲染看起来并不真实,更像是在游戏中看到的效果图。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而在内容开发方面,不要忘记Magic Leap一直和维塔工作室保持着密切合作,而前《黑客帝国》的视觉特效总监约翰·加埃塔(John Gaeta)也在2017年加盟Magic Leap并成为创意战略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同年,Magic Leap还收购了一家美国的游戏工作室FuzzyCube,并雇佣了大量曾获得过艾美奖和奥斯卡奖的动画师。

而从官网首发的这些应用以及一系列Magic Leap的动作可以看出来,他们是想在C端开拓出一片天地。但这是否可行?

首先还是内容开发方面的问题,据其官网信息Magic Leap One采用Lumin OS,该系统源于Linux和安卓开源项目计划(Android Open SourceProject),我们还不了解其内容格式,如果这是一个全新的格式,那么这意味着开发者们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和成本来开发新项目或者移植内容,而到时又有多少能够满足C端用户的项目能够被开发出来呢?

其次,CNBC的记者在体验过程中发现,如果光线太强或太弱,Magic Leap One的使用就会受到影响,但在大多数室内环境中问题并不大。在视野上,One不会直接将视野放在视线内的所有物体之上,这让使用者很难看到与其非常接近或对视野而言太大的物体。Rony Abovitz表示在未来的版本中这个问题会得到解决,但仍然很难覆盖人眼的整个视野。

一个不能出门的AR眼镜,又要如何取代手机?

而当年的谷歌眼镜至少还是能够带出门的。谷歌眼镜一经推出也是立刻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当时的宣传也是让人眼前一亮,大家觉得这是非常cool的一款产品。然而1500美元的高昂售价,对C端用户来说鸡肋的用途以及种种原因,都让谷歌眼镜在C端消费市场遭遇了滑铁卢,最后谷歌不得不叫停谷歌眼镜,转而开发针对B端市场的眼镜。

而与谷歌眼镜相似的是,Magic Leap One 高达2259美元起的售价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也很昂贵。而从外观来说,也有不少消费者认为它看起来还是很笨重,并不适合日常使用。虽然现在正式发货的Magic Leap One还是开发者版,但Abovitz强调Magic Leap One Creator Edition已经是一个“全面的,工作的消费级产品”。

看似犀利的光场技术,定位模糊的目标市场,Magic Leap是第二个谷歌眼镜?

纵观整个AR眼镜的市场,可以说现在几乎所有的AR眼镜都在做B端市场,假设就算Magic Leap能够将产品售价压到1000美元以下,这个价格也不一定能在C端行得通。而就现在的AR眼镜市场来看,巨头已经纷纷参与其中。苹果正在研发自己的AR眼镜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Facebook也正在卯足了劲研发AR眼镜,再加上微软很快就会推出HoloLens 2代,届时的市场可谓是一片血雨腥风,到时候炒作王Magic Leap是否能真的打败苹果和Facebook呢?至少现在看起来,还差了那么点意思。

如若C端销售并不理想的话,届时资方和渠道方给予的压力,不知道Magic Leap是否还能撑得住。

关注微信公众号:VR陀螺(vrtuoluo),定时推送,VR/AR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