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未来商业生态链接大会暨第三届金陀螺奖颁奖盛典

其他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发布时间:2016-07-08  |  标签:            

文/VR陀螺 案山子

提到国内的AR硬件公司,能够报的上名的几乎屈指可数,产品能够给人留下印象的更是凤毛麟角。最近,VR陀螺接触到一家做AR眼镜的公司,他们的产品比微软的HoloLens视角更大,重量更轻——影创Air AR眼镜。

这家公司名为影创科技,不论是CEO还是联合创始人,都曾经有过多次创业经历,并且还在游戏行业摸爬滚打数年,而选择AR只是因为最早拖黄牛以高价买得的Google Glass。

而Air眼镜,据称在非公开出售的情况下就已经收到了12万台订单。VR陀螺此次采访到影创科技的联合创始人胡金鑫,向我们介绍了这家公司的产品以及今后的打法、方向等。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曾多次创业,从游戏到AR,因Google Glass而入行

胡金鑫和影创科技CEO孙立是大学同学,专业都是信息对抗技术,主要涉及雷达、光学、硬件通信等等。孙立比较喜欢游戏,从大学时候就开始做社交游戏,毕业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一家社交游戏公司,这家公司曾经开发过知名的社交游戏《开心农场》。在这家公司做到CTO后,随着移动游戏风口的到来,孙立决定离职出去单干,自创了一家游戏公司。

由于正好赶上移动游戏这股风潮,所以公司开始还是很顺利,最高年利润达到2000万。不过这样的好景并未持续太久,到2014年,手游行业精品化趋势明显,加上大厂挤压,小厂商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这一年,孙立把游戏公司卖掉,开始重新创业。

联合创始人胡金鑫虽然和孙立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倒也有些关联。他毕业之后去了中国移动的网络部,后来去市场部做营销策划,在全民创业普及时,他也出来做了一家传媒公司。

对于影创来说,创业期间积累的经验、人脉和资源都为之后的路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虽然影创科技成立是在2014年,不过两人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有所行动,而这是基于大学期间的一些想法。“我们之前上大学的时候自己在瞎想,就想做一个操作系统,那个时候技术实力包括人力资源都不够,但是到2013年底的时候我们觉得差不多是时候做这样一个东西了,然后在想下一代的智能终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以前是电脑,后来是手机,下一代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是智能穿戴类的产品。”

在确定这个方向后,两人看了很多智能穿戴产品,手表、眼镜等等,最后被Google Glass所吸引,再他们看来,Google Glass是一个充满想象的产品,可以实现很多功能。2013年底,他们拖黄牛以1.7万一台的高价买了两台Google Glass。

翘首期盼的东西终于到手,然而,Google Glass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一是应用太少太单调,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功能,二是产品视角、用户体验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虽然这个产品存在诸多不足,但他们并没有对AR失望,反而认为将来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比HoloLens更轻,视场角更大

从2014年成立公司,影创科技已经成功融了天使轮,现在有23人左右的团队,其中17人从事研发。

VR陀螺体验了其推出的第一款AR眼镜——影创Air,其已经从6月底开始量产。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主要参数如下:

CPU:四核处理器

分辨率:双1024*768 3D输出

运存:2GB

硬盘:128GB

系统:Android(后续将加入Windows做双系统)

FOA:36度

重量:90g

操控:触摸板

电池:3750毫安,可持续使用13小时

价格:普通版800美元(人民币4999元)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相对于HoloLens,其优势在于投射的画面更大,影创的AR眼镜视场角为36度,微软的只有23度左右,所以能看到的东西比HoloLens更多;重量大概是90克左右,HoloLens大概是570克左右,重量的差距也比较大。成本方面,HoloLens为3000美金,影创科技AR眼镜为4999元。而劣势则在于没有HoloLens所具备的空间物体绘制功能,HoloLens可以把物体的高度、深度信息重新绘制,可以把更近的3D的模型和这些做一个叠加。而影创AR眼镜则只能简单的进行3D建模和简单的深度信息提取。

另外,影创科技AR眼镜的镜片厚度控制在9毫米左右。AR眼睛的镜片技术其实在5年前就已经成熟,并且可以规模化量产,但是这种镜片的厚度在20毫米,很难产品化;影创科技在镜片上重新进行了一整套光学设计,使用立轴非学面设计,降低了镜片的厚度和成本。

VR陀螺在体验影创科技的AR眼镜时发现其在清晰度和重量、便携性上有优势,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由于眼镜设计太宽,女性脸较窄导致难以正常佩戴,以及瞳距较窄引发的屏幕聚焦问题。由于屏幕是由左右两个眼睛组成,如果单眼的话看到的将是一半屏幕,由于瞳距较窄,看到屏幕时中间会感觉到缝隙或者直接难以聚焦,不过这个勉强可以通过调整眼睛和眼镜距离来解决。此外,还存在镜腿偶尔会夹到头发的问题。胡金鑫称之后这些问题会进行改进,推出第二版。

整体来看,目前这款AR眼镜对女性似乎不太友好,不过在国产AR眼镜中还算是比较成熟的产品。

除了影创Air之外,在今天的发布会上,影创还推出了其他3款产品:影创Air Nano单眼迷你版,搭载3.5mm棱镜,跟Google Glass类似,仅单眼带有显示,可视角度20度,具备运动跟踪功能和音乐播放功能,属于入门级产品,699元的价格也很便宜。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另外一款是一个带有陀螺仪的VR盒子产品,主要参数为80度FOV,搭载1000HZ陀螺仪,加入ATW时间扭曲算法、图像预畸变矫正以及低延迟陀螺仪算法。

最后一款产品是可以在AR和VR之间切换的头盔——Halo,搭载手势识别、深度SLAM、3D重建功能,FOV70度,镜片1.5mm,使用自由曲面光学,不用定位装置也可以自由行走定位,这款头盔售价9800元,明年CES后将陆续发货,现已开启官网预售。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走B端行业应用+海外礼品市场,非公开销售的情况下获12万台订单

相比VR,AR市场更是处于萌芽期。所以跟很多VR产品一样,影创科技的这款AR眼镜最开始也是从B端开始切入。

在胡金鑫看来,目前AR产品的应用场景主要在于游戏以及B端的行业应用上,不过将AR用在线下体验店却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一些特定行业,比如旅游、工业、教育确是比较可行的方向。

比如曾经有一个工业行业的人就找到影创科技希望能将AR应用在设备的维修上。公司培养一个高级工程师成本很高,前方人员使用AR眼镜看到维修物体,实时将画面传输到后方,然后将维修方法告知前方人员进行修理。

另外就是教育,比如在化学课本上看到一个分子式,眼镜自动识别这个分子式是怎么组成的,出现一个模型解析分子、原子结构等等;包括生活中比较简单的应用场景,比如在做饭时,眼睛中显示食谱,可以直接看着食谱操作。

而在游戏领域,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HoloLens演示的《我的世界》,国内比较多的是带教育性质的AR卡牌等等。影创科技之前在游戏行业内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人脉,所以打算和这些游戏公司合作将游戏做成AR版。目前已经将一款卡牌游戏做成AR版,游戏中的角色直接显示在眼前,运行还算是比较流畅。

对于今年的出货量,据悉这款影创Air在非公开销售的情况下就已经获得12万台订单。而接下来,除了通过国内B端打开市场之外,还会往海外销售;据称中国的无人机、平衡车、AR这类科技产品在海外的礼品市场非常受欢迎,甚至一个圣诞假日可以清空所有库存。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AR解决的痛点:帮助理解、认识世界

在看过各种酷炫的AR视频,包括Magic Leap、HoloLens以及不久前日本某大神发布的AI增强现实的世界,这些视频其实更多的是让人认识到将来AR能够应用到的场景。比如在公交车或者任何地方查看信息,搜索附近,在超市购物时实时显示商品信息等等,这些应用方式都让人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影创科技:影创Air AR眼镜非公开出售就收到12万台订单!

很多人认为,AR未来会取代手机,胡金鑫对这个观点也表示赞同。在他看来,AR首先是一个移动设备,移动设备的场景和移动设备的未来一定是取代手机的,不管AR是否能够真正的取代手机,但是AR的是帮你更好地去理解世界的一种手段,比如戴上眼镜后可以测出现实生活中某个物体的距离,包括物体信息等等。

不过这些都需要建立在数据库更加完善之后,当摄像头在看到信息的同时就能够识别出这个东西,并显示更为详细的信息时,这种应用方式才能奏效,胡金鑫认为目前来看这种还比较遥远,现在AR的应用场景还不能达到这种地步。

AR最好的交互方式:语音

交互是硬件厂商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影创科技虽然尝试过手势识别等一些方案,不过目前这款还是使用有线连接的一个触控板来进行操控。胡金鑫提到,手势识别虽然看起来比较酷,一方面是目前手势识别精度并不是很高,会影响用户体验;另外,手势识别中摄像头能捕捉到的范围有限,手必须在这个范围内动作才能被捕捉到,所以手如果要经常在眼睛前面晃动也会让用户觉得疲劳。授权费用较高也是问题之一,如Leap Motion授权至少需要500万。

胡金鑫认为AR最好的交互是语音,直接通过语音命令来控制操作。当然这个操控方式也会有弊端,比如发音不是特别标准清晰的话很难识别,在嘈杂的环境下也无法使用。VR陀螺在现场试用了影创科技自己做的一款语音应用,在发音清晰的情况下,识别度还不错,同时,还可以实时翻译,在人说完一段话之后,系统自动翻译成相应的语言。另外,通过摄像头,直接对文字进行扫描也可以实时翻译。VR陀螺认为,这些功能如果应用在AR眼镜上将非常实用,比如在出国旅游,与外国人了交流时都可以真正的帮到用户。当然,识别率和其他细节方面可能都还需要很长时间调整。

给AR内容开发者的建议:和现实场景互动

在内容方面,由于国内AR应用的开发者并不多,所以影创科技将在AR眼镜中采用双系统,Windows和Android系统。目前AR应用开发者多以HoloLens为终端在进行开发,使用Windows系统可以将这些应用沿用到自己的AR眼镜中来,填补内容空缺。

对于内容开发,胡金鑫也给开发者们提出了一些建议,他认为,现在开发游戏是比较好的,因为游戏的商业模式最清晰也最明确。而在开发AR游戏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和现实场景结合。

依靠深度摄像头识别现实场景在游戏中实现一些交互,比如飞机大战的游戏中,摄像头识别到现实场景中的柱子或者墙壁,当飞机撞上时会直接撞机坠毁,实现虚拟+现实的互动结合。

目前深度摄象头大概精确的距离也就是10米以内,对人来说够了,比如说我的飞机飞到20米之外柱子上,是否会撞上其实并不重要了,因为距离太远,但是10米以内的柱子能判断出来撞上去,给人的视觉冲击还是很震撼的。

AR和VR最大的区别在于和现实的结合,所以在内容开发时也需要把这个优势活用起来。

AR缺乏标杆性的产品和事件引爆市场

VR行业的爆发,是Facebook巨额收购Oculus点燃了导火索所致,加上Cardboard大幅降低门槛,低廉的成本,让一大波懂VR的和不懂VR的都蜂拥进入这个行业,最简单的VR盒子成本甚至低至8元。

但是在AR上,虽然有Google Glass、HoloLens这些巨头推出产品,然而数千美元的高价格和高门槛却注定了这不是随随便便没有任何经验、花几块钱就能做出来的产品,

在胡金鑫看来,HoloLens和Oculus对比的话,前者更像是科班出身的歌唱家,后者则是草根出身的中国好声音。HoloLens永远是一个科班出身、非常高精尖的黑科技科学家,它的价格和它自身所处的地位决定了产品的起点过高,最终导致这款产品难以普及到一般的群众中去;而Oculus就是一个草根创业者捣鼓出来的东西,被土豪看中,上演了一场“丑小鸭变天鹅”的过程,这样的故事性更具有引起共鸣,深入人心的作用。

关注微信公众号:VR陀螺(vrtuoluo),定时推送,VR/AR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分享到: